古怪猴子技巧打法

化企密布長江 污染大戶上游當“貴賓”

2016/7/4 9:21:02      點擊:
    40多萬家化工企業,化工產量約占全國的46%,干線港口危險化學品年吞吐量超過2億噸……記者近期跨多省市調研發現,長江兩岸重化工企業星羅棋布、化工園區煙囪林立、化工“三廢”偷排問題突出、化工溯江而上“梯度轉移”趨勢明顯。華夏母親河長江,正深陷“化工鎖江”困局,水安全警鐘時時敲響。

    沿江很多干部和專家學者建議,當前亟待優化沿江化工產業布局,從嚴準入從嚴治理;建立負面清單,下決心淘汰高污染落后產能;鼓勵產業升級、循環低碳發展;建立健全跨區域的協調機制和聯防聯控體系,確保一江清水延綿后世。


    “石化走廊”暗藏災難性污染隱患

    化工產業是國民經濟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由于運輸成本、取水、環境承載力等方面的原因,我國化工企業多采取沿江、臨海布局模式。久而久之,化工產業在長江流域星羅棋布,密集區還在不斷向上游、支流拓展。
    在重慶三峽庫區,化工為第一大產業,長壽、涪陵和萬州等3個區正在分別打造國家級天然氣化工基地、全國最大的化肥生產基地和西部基本化工原料及化工建材基地。四川瀘州等地也在大力發展天然氣化工業,并在長江邊建成了瀘天化、川天化和北方化工等3個化工園區,川渝沿江地區形成連片“化工帶”。
    貴州省正在長江支流烏江流域新建三大磷化工企業,達產后每年將累計產生約860萬噸磷石膏。
    環保專家認為,若不全面實施對磷石膏的綜合利用和標準渣場建設,環境污染將可能是災難性的。
    此外,安徽、江西、湖南、湖北等中部省份,也興建或承接了大量沿海轉移而來的化工企業。
    湖北某縣前些年在臨港地區新建了一個工業園區,引來的多是在宜昌、岳陽等地待不下去的小化工。
    江蘇省環保部門一位干部介紹,太湖藍藻危機后,太湖流域先后關閉4400多家化工企業,這些企業一部分轉移到了蘇北,還有部分被安徽的縣市奉為“座上客”。“污染源跑到我們上游去了,影響反而更大。”
    目前,長江上游宜昌、長壽、萬州、涪陵等化工園區相繼建成,加之長江中下游南京、儀征、安慶、九江、武漢、岳陽等地是我國傳統石化產業聚集區,長江成了“石化走廊”。
    密布江濱的化工排污口,猶如伸進長江肌體的一顆顆“生態炸彈”,威脅著沿江地區生產生活用水安全。

    惡意偷排突發水污染風險很高
    近年來,沿江地區加強環境治理,一批高污染重化工企業被關停,倒逼企業紛紛加大環保投入。一些企業積極履行主體責任,不斷增加環保投入。不過,部分企業肆意偷排粗放發展、產業布局無序、現有重污染企業搬遷安置問題依然突出。
    湖北楚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染料中間體及活性染料生產企業,每年為當地貢獻5億多元的稅收和3800多個就業崗位。湖北省副省長曹廣晶介紹,目前這家企業因惡意偷排已被勒令停產整頓,多名相關責任人被刑拘,已下達行政處罰3000多萬元,相關調查仍在深入。
    記者了解到,2015年以來,湖北省共關閉重污染企業150家。“十二五”以來,江蘇關閉了7000家化工企業。
    湖南省改革辦常務副主任秦國文則介紹,2008年以來的7年間,湖南省為了“一江清水入洞庭、進長江”,以建設兩型社會為主線,先后啟動“碧水湘江千里行動”、湘江治理“一號工程”、“環保三年行動計劃”等措施,不僅關閉大批污染企業、停止審批水泥和鋼鐵新增項目,還投入資金350多億元,實施重點整治項目1740多個,重點區域如株洲清水塘、衡陽水口山、湘潭竹埠港等重化工污染威脅湘江問題得到遏制。
    一些企業也積極履行主體責任,不斷增加環保投入。中國石化武漢分公司安全環保處處長劉學東介紹,“十二五”武漢石化光煉油部分的環保投入就超過5億元。煉油能力從年加工量400萬噸到800萬噸,但主要污染物排放大幅降低。
    然而,部分企業肆意偷排粗放發展、產業布局無序、現有重污染企業搬遷安置問題依然突出。
    記者在長江下游一個濱江化工區看到,一家有色冶煉中外合資企業經過處理達標排放的廢水十分清澈,但這家企業所在工業園區其他企業排放的廢水,卻呈赤黃色并夾雜著大量絮狀物。看著排入長江的清流和濁流逐漸合二為一,這家合資企業負責人只能一聲嘆息。
    在湖北、湖南、江西等省,環保部門發現有化工企業竟將暗管布設在環保部門的自動監測點位前方,再引干凈的水往監測點位流過,惡意隱瞞偷排;還有的企業,將排污暗管從江底伸向江中,把污水“注射”進長江的肌體。
    記者沿江采訪還發現,長江干支流沿江城市大多將化工區布局在自己城市的下游,距下游城市取水口很近,“取水口、排污口犬牙交錯”現象比比皆是,突發水污染風險很高。

轉型要決心更要良策

    在長江流域,化工企業轉型升級乃至綠色搬遷、關停,是一個從政府到民間認同度都很高的共識。但要做到這一點,面臨資金、社會穩定、后續處置等多重困境,這是沿江省份普遍面臨的難題。
    在湖南省湘潭市湘江之濱,原國家精細化工基地竹埠港28家化工企業已全部關停。但隨之而來的,是當地經受轉型帶來產值下滑、搬遷成本高昂、污染治理難度大等“陣痛”。
    湘潭市發改委副主任沈玉明說,竹埠港化工企業退出面臨資金缺口較大、企業征收情況復雜等不穩定因素。
    “一些化工企業關停比生產還危險,關停不光是要有決心,還要有應對措施和配套。”湘潭市岳塘區副區長黃建平說。
    三峽大學校長何偉軍等專家認為,從長江大開發到大保護,這個轉變非常及時。化工是產業經濟之基,也是污染大戶,關鍵要在優化布局、綜合治理、轉型升級等上下功夫。

    各方建議,要從如下層面將長江化工產業納入綠色、低碳、循環、規范的軌道上來:
    首先,應加強宏觀調控優化產業布局。黃建平建議,國家對長江沿岸已布局的重化工產業進行排查,在加大生態和環境方面投入的同時,根據需求總量進行產能總量控制,根據功能區劃合理布局,污染物排放既要達標又要進行總量控制,倒逼企業通過技術升級、轉型發展實現污染減排。建立負面清單,堅決淘汰落后、高污染的小散亂化工企業,重點扶持技術創新、競爭能力強、環境友好的優質企業。
    其次,要推進企業入園從嚴監管。曹廣晶認為,企業在線監測必不可少,還需大力推進園區公共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實現污水統一入園統一排放。湖北興發集團總經理助理陳曉清認為,化工產業可通過循環化改造健全企業內部循環經濟體系,實現污染物大幅減排。目前興發集團宜昌精細化工園區內固廢、工業水、廢熱利用率均達到了95%以上。
    此外,要健全體制機制,消除環境風險隱患。一些專家建議,國家層面應該建立長江流域環境保護聯席會議制度,協調解決重點難點問題。建立上下游環境信息溝通、共享、通報、會商制度和環境監測預警系統,實時監控長江流域環境狀況;重大開發、建設項目須征求下游省份意見;實施跨區域重大突發事件聯動處置,重大案件聯動執法。

    背景資料

    長江流域垃圾圍村觸目驚心 城鄉生態環境差距日漸拉大
    記者近日深入長江流域上中下游的湘青渝貴皖等地基層農村調研了解到,由于農民生活方式的巨大改變和消費水平不斷提高,農村生活污染已經成為當前全流域污染的重要來源。與此同時,農村治污基礎設施、管理制度相對薄弱的“短板”也正導致城鄉生態環境差距日漸拉大。很多受訪專家和干部建議,在長江流域要率先推進城鄉生活污染同治,全力構建農村生態文明。
    記者了解到,長江流域很多省份自2010年開始實施農村環境連片整治示范項目到目前基本實現全覆蓋,國家、地方都投入了大量資金,農村生活污染治理“正在進行時”。
    在采訪中,記者看到一些地方“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狀況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
    長江中游一個濱江鄉鎮的一名村醫向記者介紹,如果沒有刮風,村子里面惡臭味嚴重時,關上窗戶也沒有用。前來村醫務室就醫兩名村民告訴記者,就連村子附近水井打上來的地下水也不能飲用。而正在自己家門口洗衣服的一名村民則告訴記者,下雨時候,地面上經常可以看到泛著泡沫的污水順著街道往下流,這樣的日子他們“不得不習慣”。
    位于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凱里市火車站附近一處隧道口的山坡,已成為當地居民的“天然垃圾場”,各種塑料袋、爛菜葉、廢紙箱等垃圾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臭味撲面而來。居民吳利強告訴記者:“找不到地方倒垃圾,只有往這里堆,天氣漸漸熱了,再沒人來處理,這塊土壤都要被腐蝕了。”
    在生態環境十分脆弱的長江上游一些地方,小集鎮、村莊沿河排污口近年來越來越多,有的旱廁就建在河邊。汩汩冒泡的生活污水夾帶著垃圾甚至糞便直沖下去,溪流與河道成了“下水道”。垃圾引來蒼蠅嗡嗡亂竄,還有散養的豬牛羊在其間亂拱。
    長江上游一些地方干部無奈地對記者說,隨著盛夏旅游旺季到來,騎行、徒步、自駕游人士將蜂擁而至。屆時,路邊、野地塑料袋、飲料瓶等生活垃圾與公路呈平行帶狀分布,環境衛生狀況更糟糕。
    據環保部統計,我國農村每年產生的90多億噸的生活污水和2.8億噸的生活垃圾,很多沒有經過有效處理就隨意排放。

    專家分析,造成“垃圾圍村”“污水橫流”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首先,農村環境綜合治理投入大,見效慢。據九三學社貴州省委統計,目前在鄉鎮(村)垃圾處置遵循“村收集、鎮轉運、縣處理”的原則,但地理、交通等條件造成治理的客觀困難。即使在村民集中居住的地方,一些污水處理廠,造價近100萬元一個,但受益人口只有100戶左右。
    在長江流域三農大省湖南,到2015年湘江流域建制鎮的污水處理率只有三成多一點,雨污混流的排水口多達991個,建制村基本處于自然排放狀態。這種情況,在長江流域比較普遍。
    湖南省長沙縣環保局局長楊喜平介紹,長沙縣有四、五十萬農業人口,政府對農村垃圾處理已經投入8000多萬,這些錢主要用來做管網建設和維護,同時也向市場購買服務。“一方面,基礎管網投資大,維護成本高。目前政府購買服務的一家企業在黃花鎮做為期30年的污水處理項目,每噸污水政府補貼0.9元。另一方面,污水處理企業運行成本也高,有一定實力的企業通過規模化運營才能擔起重任。長沙縣有18個污水處理廠,僅建設成本就花了1.25億元。這種負擔,長沙縣作為‘中部第一縣’都感到吃力。”

    其次,群眾和地方政府農村生活污染防治觀念淡薄。
    “在農村,大部分群眾沒有意識到生態文明建設與自身的生活和發展密切相關。大家對與自己生活密切的環保行為不能積極參與,主動履行責任和義務。”重慶市環保局一位干部說,而與此相對應的,卻是一些地方在生態環境治理中“重城市、輕農村”,城鄉生態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建設出現差距不斷被拉大。
    受訪專家和基層干部認為,農村生活污染問題是長期以來城鄉生態文明建設不同步的重要表現之一。建議將城市與農村統籌考慮,以農村生活污染治理為契機,從如下層面在長江流域率先推進城鄉生態文明建設特別是生活污染防治同步發展。
    一是推進有農村特色的垃圾分類。“目前農村垃圾的減量靠露天焚燒,處理靠簡易填埋,都會造成環境污染,還有一些地方生活垃圾分類選擇終端分而不是源頭分,代價昂貴,效果也不好。對農村來說,垃圾分類很重要。”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常德市石門縣住房城鄉建設局副局長戴海蓉說。
    戴海蓉介紹,湖南省石門縣壺瓶山鎮在試點過程中,著重破解根據農村資源分布的特征,建立更為細致的垃圾分類回收體系,目前已取得一定效果。“從試點探索來看,只有發動群眾自主投放,回收體系市場化運作才能解決成本問題,因此,通過入腦入心的宣傳教育讓更多農村群眾樹立起環境共建、人人有責的擔當意識,才是城鄉生態文明共建的根本之道。”

    其次,要建立起責任明晰、項目運行經費有保障、監管有力的農村環保長效機制。
    青海省環保廳廳長楊汝坤說,生活污水處理設施投入大、運行難、費用高,所以今后在項目推進中應放棄過去項目“一刀切”刻意追求污水處理設施全覆蓋錯誤觀念,建設重點應放在農牧民居住較為密集、用水規模較大或是生活污水對水體有影響的地方。
    還有一些基層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則建議,要盡快從國家層面出臺農村環境保護設施運行管理辦法,在保障人員和經費的前提下,進一步強化鄉鎮政府在保護農村環境中的主體責任,建立起農村環保考核機制。同時,應擴大基層環保監管、執法隊伍,讓農村環保“有法可依、有錢可用、有人可管”,使已有的環保設施發揮有效作用。
    三是引導農民自治形成生活污染治理社會動員機制。長沙縣環保局局長楊喜平認為,推進農村生活污染治理,光靠政府投入還不夠,還應引導社會積極參與。

    “農村小學生擔任整潔行動監督人,老年人擔任義務環保員,富裕農民捐資當環保投資人,農戶之間比優美、比整潔、比環保蔚然成風,形成政府與社會共建農村生態文明的局面,農村生活污染防治才能真正收到長效。”長沙市“兩型社會”建設綜合配套改革辦公室主任彭鑒西說。

                                                                                                                   轉摘于中化新網

古怪猴子技巧打法 11选五助手app下载 永发国际娱乐网址 买大小单双彩票技巧 3d组选六6码遗漏 3d最聪明的方法 捕鱼达人2经典版游戏 北京pk10赛车冠军走势 中国五洲彩票app下载 爱彩人彩票官方版下载 2019年七星彩趣味看图测彩 爱彩彩票安卓 娱乐乐翻天官网